首頁 > 電視周報 > 電視周報 > 正文

漫談興寧話“麥好聽啊哩”

2020-01-17 11:08:41 

眾所周知,翹舌音聲母是南方人學習普通話的一大難點。這是因為在大多數南方人的母語里,都不存在zh,ch,sh,r這些音素。然而,興寧話卻是個例外。在興寧,除部分鄉鎮將zh,ch,sh,r讀成外,大部分地區和普通話發一樣的音。

因此,對于興寧人而言,普通話的翹舌音聲母根本無需學習,幾乎天生就會。讓興寧人區分平翹舌音,簡直易如反掌。比如“車”和“差”這兩個字,梅縣話都讀作平舌的c??;興寧話的話,“車”讀作翹舌的chā,“差”讀作平舌的cā。

除聲母外,興寧話語速之快,也是其他客家方言所望塵莫及的。其它地方的人講話可能慢條斯理的比較多,但在興寧,只要不影響意思的疏通,當地人之間交談時,能省幾個字是幾個字,能講多快講多快,而且興寧人普遍能言善道、幽默風趣。這些特點的形成,與興寧“重商”的歷史傳統息息相關。

我們知道,歷史上的客家人普遍居住在山區,晴耕雨讀,以博取科考功名為人生及家族頭等大事,莫不堅持“學而優則仕”的信念。另一方面,封建社會,民分四等,士、農、工、商。以清代的嘉應州(今梅州除豐順、大埔以外的地區)為例,程鄉(今梅縣)多“士”,平遠、蕉嶺多“農”,長樂(今五華)多“工”,興寧多“商”。

這點,在梅縣人的一句老話中可以得到印證,那就是“梅縣人寫得,興寧人講得,五華人打得”:大意是說梅縣人多讀書,故普遍寫得一手文章;興寧人多做生意,故個個口才了得;五華人多打石造鐵,故多身強體健、驍勇善戰的硬漢。

由于歷代封建王朝基本上都采取“重農抑商”的政策,商人的社會地位低下,與其經濟地位不成正比。即使富甲一方,也很難見諸方志,留名青史。古代興寧究竟是否出過富商巨賈,都有幾人,發家事跡如何……凡此種種,皆不得而知。

另一方面,民間對商人刻板的負面印象又是根深蒂固的,有道是“無奸不商、無商不奸”。尤其是對老實巴交的農民(傳統客家社會的主體)而言,喜歡經商(多為小商品經濟)、性格相對圓滑的興寧人實在與客家社會的主流文化有點格格不入。更令農民難以接受的事實是,平均來說,商戶的經濟水平卻比自己要好得多。

文化層面的優越感與經濟層面的落差感交織在一起,加上語音、語調、語速上的差異,最終導致半耕半讀的外地人對興寧人產生偏見,編造了大量揶揄興寧人的段子。在此當中,最為有名的當屬“興寧拐哩無肚臍”了。“拐哩”是借用字,很多人誤以為本字是“蟈哩(青蛙)”。其實,“拐哩”的本字是“介里”,興寧話“那里”的意思。

面對外地人的揶揄,興寧人倒也大度,大都一笑了之。不僅如此,進入互聯網時代以后,來自興寧的網友們自發制作了大量的客家話搞笑視頻,叫人忍俊不禁,客觀上促進了客家話的傳播?,F在不論是哪個地方的客家人,都以學上幾句興寧話為樂,非逗得周圍的人捧腹大笑不可。所以說,不管我們喜歡還是不喜歡,興寧話已然影響了我們,給大伙帶來了歡樂。所以,如果有一天哪里舉辦“最具喜感的客家話大賽”的話,那么冠軍非興寧話莫屬。

話說起來,覺得興寧話逗趣的,并不只有當代人。翻閱史籍,明代的《正德興寧志》就記載了這么一段話說:

“其聲大率齊韻作灰,庚韻作陽,如‘黎’為‘來’,‘聲’為‘商’,‘石’為‘鑠’之類,與江南同,乃出自然,益信昔人制韻釋經之不謬。亦有‘楊’‘王’不辨之陋,如‘天王寺’為‘天洋’之類,至有姓王者自呼楊,問之,云:‘王乃吾上,避不敢犯。’此尤可笑爾。”

留下這段文字的不是別人,正是明代鼎鼎大名的“江南四大才子”之一的祝枝山。他在明武宗正德十年(1515)來到興寧當知縣,一直待到1522年明世宗朱厚熜登基,改元嘉靖為止,前后7年的時間。

前面提到,梅縣人多“士”,興寧人多“商”,這只是相對而言的。近代以來,興寧人在學術方面的成就,完全不亞于梅縣人。比如,客家話研究的先驅羅  

云先生,客家學、族譜學的鼻祖羅香林先生,皆是土生土長的興寧人。他們為客家語言、文化所作出的貢獻,值得我們永遠銘記。

(羅鑫 嘉應學院客家研究院)

掃一掃,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0 0

熱播視頻排行

48小時
本周
本月

關注“無線梅州”

掃描二維碼下載”無線梅州”App

掃描二維碼關注”無線梅州”微信號

nba比分网捷报 意甲联赛球队分布图 nba新浪 体彩湖南幸运赛车开奖结果 最新22选5开奖走势图 十三的连码是什么 黑龙江11选五分布走势图 免费2码中特 注册送15金币棋牌? 贵州快3走势图带连线 电玩街机捕鱼彩金版